点击关闭

五號人生-图:演员快速转换服装以分饰众多角色-服装新闻

  • 时间:

台风白鹿即将登陆

圖:演員快速轉換服裝以分飾眾多角色

除了話劇團原有的演員班底,《如》劇並邀請了客席演員和不少年輕演員參與演出。大部分演員都要飾演不同角色,並要在環形通道上順時針方向遊走,呈現人生只有不斷向前的生命狀態。全體演員都能展示角色的深刻體會,傳達了故事的深層意識。

全劇縱橫不同國度,時空跨越半個世紀,賴聲川藉莊周夢蝶的天道論,將真實人生和奇幻夢境交錯匯聚,既說現代人如何追逐和逃避自我,同時亦展示生命循環不息、無始無終的奇妙過程。

到底如此篇幅是否能夠確切彰顯劇本主題?全劇從四個病人的死亡開始,接二連三的死亡陸續而來,例如五號病人的初生嬰兒,甚至是五號病人的太太的夢境亦有死亡事件。顯然地,從死看生是全劇的推進動力,並由不同角色一直追尋生命之謎,在諾曼第城堡浪漫淒迷的環境再去「看見自己」,認清自己存活世上的目的和意義。

夢幻組合 專業製作《如夢之夢》是一趟劇場之旅,由專業劇團製作演出更是相得益彰。

香港話劇團供圖,攝影:Carmen So, Wing Hei Photography

夢如人生 無分真假劇中一名初出茅廬的女醫生小梅,尚未懸壺濟世卻先要面對生死大事。小梅首天上班便直面四名病人於病床身故,接着她以「自他交換」的佛學概念,引領第五名垂危病人在病榻中抒發其心底故事,從而希望將惡念驅除,以正念解除五號病人的危困。往後下來,婚姻失敗的五號病人講述他如何在感情路上顛沛流離。尋尋覓覓的過程當中,他先在巴黎遇到一位中國女子江紅,二人偶然發現諾曼第城堡有關亨利伯爵和上海青樓女子顧香蘭的情緣孽債。

聯合導演馮蔚衡在賴聲川的原來基礎之上,作出更多細緻周密的編排。「大盒」的演區分佈既平均亦靈活。除了劇場兩端的主要演區,另外兩邊各兩層演區發揮了巧妙的奇幻效果。例如第一部分第五幕「第七顆煎蛋的軌道」,江紅在煮早餐時,突然像跌入夢境中看到不斷重複煎蛋的自己。除了江紅的角色,導演安排了多名黑衫女角在兩層的空間做着相同的動作,強化了江紅的想像世界,令到夢境更加突出。除此之外,不同演員分飾的相同角色,在環形通道遊走之後,每每能在某點交置重疊,令角色的形象和際遇更加彰顯。

另一方面,《如》的劇場表演意識強烈。大部分繁忙急促的現代都市人,平時即使進入劇場觀賞演出亦是奢侈的閒情,每每只追求官能刺激和娛樂享受。《如》劇就是希望觀眾能夠拋下生活煩瑣,靜心在劇場逗留一整天(或兩個晚上),猶如劇中台詞「如何在有限時間,在自己的生命發現真理……」

二○○二年,香港話劇團(話劇團)為《如》劇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進行首次專業演出,此後《如》劇在不同地區累積了百場表演。當年在文化中心劇場,觀眾於場內中央坐着旋轉辦公室椅子觀劇,雖新鮮親切,但也不無侷促之感。相隔十七年,話劇團於西九文化區最新落成的自由空間「大盒」全新製作《如》劇,更有如魚得水之感。「大盒」的布局較文化中心劇場更加寬敞,除了配合《如》劇的四面觀眾形式,更能騰出較多空間給予製作團隊發揮。

《如夢之夢》是話劇團具魄力和勇氣的製作,除了編導演之外,幕後的技術支援亦不可少。全劇由三十多位演員分飾九十多個角色,各演員需要快速更換服裝和頭飾,方能令演出流暢進行,後台人員亦為整體演出作出巨大貢獻。

演出時間長達八小時,備受文化界注目的《如夢之夢》,相隔十七年後再次踏足香港劇場,也許印證了兜兜轉轉,人生如夢,但只要追求藝術真善美,如夢人生亦足永記。《如》劇演出時間如此長,除了因為角色的說故事形式環環相扣,更主要原因是編劇及導演賴聲川希望以劇場綜合元素與觀眾共渡一段人生歷程。觀眾若能理解其內容和形式如何配合,便更能與全劇作出心靈上的關連。

《如》劇有很強的敘事效果,全因每個主線人物都有其所屬故事。五號病人是全劇的連繫縱線,由他逐個引出其他獨特角色,但他是唯一沒名沒姓的主要角色,即使後來江紅寫信給他,都只是稱他為「發燒的人」。五號病人是追尋者的代名詞,代表着在苦難當中仍要繼續上路,努力探問生命結果的凡人。話雖如此,編劇若要將劇情濃縮發展,也無不可。然而,編劇有意識地細水長流地鋪排故事,例如全劇開始之初,便用了接近半小時篇幅來交代小梅如何開展醫護工作,由她先去面對四個逐一病逝的病人,然後才引出五號病人的故事。五號病人以及後來的老年顧香蘭,分別在病榻上講述自己的親身事跡之前,都會如文學的結構「賦、比、興」般,先講述另外一個故事作為鋪排。由此層層疊疊,逐步發展,每個角色之間既有潛在關聯,但各人亦有自身的不同際遇,交織構成一幅如夢如真的生命圖像。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AI处理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