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声音的吟-信仰”流淌在每一个藏族人的骨血中-台湾新闻网站

  • 时间:

苹果回应辐射超标

我立於山頂,俯瞰大地,耳邊吹過一陣走過千年光陰的長風,傳來雪域高原曠野上古時人們高亢的歌聲。它仍在前行,帶着現在的聲音,吹向未來,生生不息。指導教師 查仕菊

我邁進古寺高高的門檻。黑暗的大殿中,千盞酥油燈默默燃燒,躍動的火光映照出佛祖慈悲的面龐。眾多僧侶身着暗紅袈裟,端坐在蒲團上,緊閉雙眼,搖動着經筒,在繚繞的香霧中低聲梵唱。六字真言在殿堂中回蕩,威嚴肅穆,洪亮如鍾,不絕於耳。一下下,一聲聲,震撼着我的心靈。縹緲的煙霧變幻無常,彷彿有群山矗立其中,可頃刻間又似乎流轉成了勁拔的蒼松,瞬息萬變。我眼前氤氳一片,思緒飄出了殿外,飄向了這片雪域高原。

我走過雅魯藏布江奔騰在腳下的山路,無數溪流從山間的罅隙湧出,匯聚成滾滾東流的大江。濁浪滔滔,浪花被推向崖邊,重重地拍擊其上,捲起千堆「雪片」,「嘩——嘩——」發出激蕩而有規律的聲音。風馬旗在兩岸蔥鬱的樹木中隱沒又浮現,與風共舞,颯颯作響。我繫上潔白的哈達,它隨風招展,美好的祝願向遠方飄去,追逐着風的方向。我轉過一排排泛着金光的轉經筒, 「咕嚕嚕……」雕刻其上的字符此刻流動了起來,傳遞着我心中的祈福,在幽幽山野中一遍遍迴響,經久不息。

我隱隱約約聽到千年前倉央嘉措的吟哦聲,他的詩行讓這聖潔美麗的「世界屋脊」更添了一份浪漫。千年以來,這天地間的聲音似乎從未改變。氂牛的長吟,江流的激蕩,經幡的抖動,僧侶的吟誦……他們始終如此純凈,如此綿遠,如此蕩氣迴腸。我從中聽取一片錦繡的江山。這土地太過遼闊,一切都這樣博大寬廣,令人着迷。人們膜拜這山河,「信仰」流淌在每一個藏族人的骨血中,世世代代傳承。這片土地因信仰而質樸,因信仰而神聖。

我看到南迦巴瓦峰的雪,正午的陽光投在雪頂,像撒了滿山的碎銀。山腳下,逆流而行的朝聖者匍匐在山路上,他們起起伏伏,脖頸上串成一串的綠松石晃晃蕩盪,叮噹作響。青灰石板「啪」的一聲脆響,又與大地相親,不斷前行。那一次次石板相擊所發出的清脆響聲,如同朝聖者們熾烈、虔誠的心跳聲。雪山在不遠處散發著聖潔的光芒,照耀在他們身上,如同金子般赤誠的心上。周圍人流嘈雜喧鬧,我卻聽得這聲響聲聲真切,彷彿偌大的天地間再沒有比這更清越的聲音。我側耳傾聽,觀眼前此景,心潮澎湃。

腳邊的石子「撲通」一聲跌落水中,納木錯似鏡的湖面泛起陣陣漣漪。渾身雪白的氂牛在水邊踱步,脖上古銅色的鈴鐺一步一響,驚起停棲石上的鷗鳥拍打着翅膀盤旋空中,長聲吟嘯。我佇立在分隔水天的一線上,被包圍在納木錯旁這些細小的聲音里,閉上眼睛,靜靜聆聽,享受心靈的安寧。

今日关键词:自然卷入学开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