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1分彩走势-美女资讯
点击关闭

角色人物-接到电影《攀登者》邀约出演曲松林这个角色前-美女资讯

  • 时间:

保罗晃晕戈贝尔

「不是人物的職業特性困擾了我,而是他的性格狀態。」電影上映前,張譯接受本報專訪,對話始終,「演員」是出現頻率最高的詞,時時刻刻,他都陷在這層身份里。「對演員來說,要詮釋某種職業並非特別難,反倒是疏離感太強的性格是道難題。」看完劇本,他將自己與角色間做了次換算,「曲松林的心態是我陌生的,強硬,帶着執念,類似《爆裂鼓手》里魔鬼導師的性格,於我,有些遙遠。」

《攀登者》里的經典片段之一,曲松林過不了心上「攝影機和生命孰輕孰重」這個坎兒,方吾洲久別重逢的擁抱,他躲了。一杯敬天上的老隊長,是故人之思;一杯敬眼前人,卻是「我恨你」。拍那場戲時,張譯和吳京要求劇組上真酒,「上頭」,所有的不甘不忿不悔,情緒到了,才有了眼眶帶淚,才有了那狠狠擁抱泯恩仇。

這不滿足落在觀眾眼底,成就一個個各出所長的角色。「班長史今」被大家誇讚演得好,可也有人猜那是當過兵的張譯本色出演。《我的團長我的團》里,孟煩了與史今南轅北轍,但依舊有人說那可能是張譯的另一種本色。「覺得自己還不夠,那就一路挑不一樣的角色。忽然有一天,找到了一種快樂——不停變化角色——那是我做演員的目的。」

接到電影《攀登者》邀約出演曲松林這個角色前,張譯一度想打退堂鼓。「不是人物的職業特性困擾了我,而是他的性格狀態。」接受本報專訪時,「演員」是張譯口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對演員來說,疏離感太強的人物性格是道難題。」「曲松林的心態是我陌生的,強硬,帶着執念……於我,有些遙遠。」影片出品人任仲倫的一番話讓他鬆動了:「別說你覺得難,我們也覺得很難,影片本身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為了獻給新中國70周年的大禮,我們想拼一次。」這份信任面前,張譯點頭,「為了《攀登者》,一起拼了吧」。一位演員想要「拼了」,觀眾之幸

「那座山像父親一樣凝視着我們」

比如《親愛的》里,黃渤最後找到了孩子,張譯的角色沒有。他在酒桌上深深看了眼那個失而復得的孩子,最後路過,俯身親了口別人的孩子。這一口,淡如留白,卻捕捉到了人物最濃墨重彩的遺憾。因為這部影片,有了後來《山河故人》里的煤老闆,再之後,《追兇者也》的「五星殺手」,《雞毛飛上天》的陳江河……一個個精妙繁複的角色被觀眾記住,「教科書級別」成了對他演技的公眾褒獎。

接下曲松林這個角色前,張譯從未到過西藏,遑論珠峰。69歲的夏伯渝踩着一雙假肢登上世界之巔的消息,他是在跑步機上看見的。彼時,演員內心無比震撼,但僅此而已,以致於接到電影《攀登者》邀約時,他一度想打退堂鼓。

圈裡人都說,「張譯是戲痴」。他說:「我確實愛這行。從真正幹上這一行,我就沒打算改行。而且,自始至終的目標都是做個好演員。當然遺憾的是,到今天為止,我還覺得自己離好演員的標準差一截。所以總覺得不滿足……」

離人物近些再近些,是他始終在琢磨的事兒。他有給人物寫小傳的習慣,時常帶着洋洋洒洒的「小作文」進組。《攀登者》的召集令來得急,「小傳確實來不及寫,我就做了些圖表。」橫軸按時間順序將曲松林的大事記排開,縱軸列上他對人物心理變化的理解。但幾番盤旋,他總覺得缺了點什麼,心裏忐忑。直到一天,手機跳出條微信:「張譯,你是要演《攀登者》嗎?」對面是位相識多年的大姐,普通朋友,他回了條「是」,對面秒回:「誰演我爸?」

故事迎來轉機,國家決定二次沖頂。訓練營前,曲松林、方吾洲、傑布13年後重逢。這段戲對張譯是重點段落,個中關鍵是如何把握人物背負着心結,兜兜轉轉13年的孤獨內心。「13年,一個人會孤獨到什麼樣的地步,這是我從沒想過的問題。拍攝前,我心裏嘀咕過各種方案,每天數幾千幾百頭羊,繞着一個地方數多少步數、公里數,似乎都行,但又都不夠精彩。」正為難着,吳京提了個方案,「老吳說,你試試把繞口令倒過來背」。張譯形容,那是一種醍醐灌頂的喜悅,也是演員相互成就的滿足感。成片里,曲松林把13年來當地的天氣資料整理成一段話,當他將這一段倒背着一股腦兒拋向方吾洲,台詞里根本不用提「孤獨」二字,人物13年來內心漂泊的不安,撲面而來。

影片出品人任仲倫的一番話讓他鬆動了:「別說你覺得難,我們也覺得很難,影片本身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為了獻給新中國70周年的大禮,我們想拼一次。」這份信任面前,張譯點頭,「為了《攀登者》,一起拼了吧」。

影片里,曲松林是個孤獨的人。1960年,他們登頂了,但沖頂前,在保住攝像器材和救隊友之間,方吾洲選擇了後者。沒能讓五星紅旗飄揚在珠峰的圖像展現給世界,三名登頂英雄下山後各自天涯,而原本擔負攝影任務的曲松林,徹底把自己的心封死,守着山裡的訓練營,看珠峰邊的旗雲來了又去了。天光流轉,一去13年。

銀幕初啟,觀眾跟隨方吾洲的思緒回到1960年。那會兒,陡峭的第二台階前還沒有「中國梯」,一咬牙,隊員們搭人梯,無處着力的曲松林脫了冰爪,赤腳上陣。這場戲,沒有替身,也沒用道具雪,張譯實打實踩在了零下20多攝氏度的雪地里。「每一腳下去的感覺已經不是寒冷了,而是鑽心的痛,真正切身體會到了當年登山先驅們的艱辛。」

「每次收工,都是我特別不快樂的時候」

一位演員想要「拼了」,觀眾之幸。

張譯說:「我所認為的困難,是演員找不到人物,那角色的命運就是『死亡』。至於其他身體上的傷害都不可怕,只要我最終能複原,還能接着演戲就行。」為了不讓角色「死亡」,拍《紅海行動》時,他骨折也沒下火線,撐着單腿完成了蛟龍隊長的塑造,觀眾看來,了無痕迹。為了給角色生命力,在《我和我的祖國》里出演國防科研人員,張譯主動提議迅速瘦身15斤,以拉開角色患病前後的狀態。

就四個字,張譯炸了。他猛然想到,大姐姓屈,而自己要演的角色原型叫屈銀華!「是冥冥之中也好,是及時雨也罷,對於一個苦苦求解的演員,那一刻是種幸福。」他開始向屈銀華之女屈虹討教老先生生前的點滴,文字、視頻,他如饑似渴地看,並與大姐有了如下對話。資料堆里,一張照片讓人挪不開眼,畫面的前景是屈銀華老人殘缺的腳。張譯被震撼到了,低聲說:「我沒見過這樣的。」大姐笑着回:「這是爸爸可愛的小腳腳。」

今年4月,劇組在海拔5000多米的珠峰大本營關機。拍攝最後一鏡之前,張譯辦了件事兒。他跟吳京商量,給兩位角色原型王富洲和屈銀華老先生在大本營安個「家」。「老先生的墓在北京,但他一生最刻骨銘心的,應該不外乎珠峰登頂。將心比心,如果是我,我也一定想在珠穆朗瑪峰腳下擁有一個靈魂的棲息地。」徵得老人家屬的同意,兩名演員面朝珠峰,在大本營一側壘起兩座瑪尼堆。張譯寫了悼文,「中國登山先驅王富洲、屈銀華,永垂不朽」,落款「電影《攀登者》劇組吳京、張譯」。在那片面朝珠峰的小山坡上,還有不少小型墓碑,都是魂斷此間的中外登山者。「我們跑到最前沿,挑了離珠峰最近的地方。相比後來許多商業登山,中國的登山先驅背負着國家使命,特別了不起。」

最後一鏡,拍攝時還是大晴天,珠峰近在眼前,金燦燦的。拍攝結束,天上忽然飄起了雪,越來越密。兩名主演抓緊時間,擁着來劇組當顧問的1975年登頂英雄桑珠合影。最後,張譯深深回望了珠峰,「那座山像父親一樣凝視着我們,然後,雪霧就擋住了它」。那天,他幾乎是全劇組最晚一個回到車上的,「我對珠峰不舍,也對《攀登者》攝製組不舍。」在他看來,這次拍攝過程對他自己也是一次攀登——它需要投入的,是一顆無比赤誠的演員之心。

張譯說,那樣把殘酷當作溫柔的語氣,帶給他的觸動絕不亞於照片本身。可演員本人也許沒意識到,他在描述那張照片時的措辭,同樣不尋常,「黑白相片,不過能看見陽光從窗戶透進來,老人正特別慈祥地躺在沙發上休息,是內心富足的人才擁有的神情」。

今日关键词:2025年5G渗透率